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三国之超级御兽系统 > 第54章 张颌vs张绣
    张绣在观察地形...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什么北地枪王,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。”张颌一脸的不屑之色,朝袁熙抱拳道:“公子,末将请战。十合之内,定斩下张绣的狗头!”

    张颌战张绣?

    袁熙想了想,应该是张颌厉害些吧,毕竟是五子良将,史上曾与刘备的三弟张飞大战五十回合。虽然还是败了。但试想一下,张绣能挡住张飞五十招吗?

    袁熙正在犹豫....

    张绣却是大怒:“张颌,你休得猖狂!”

    袁熙朝张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颌策马而出,扬起长刀,喝道:“孰强孰弱,一试便知。何不过来接我几招?也好证明你北地枪王的名号,不是吹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张绣知道张颌在激他,但还是忍不住要出手。

    因为他有自信能战得过张颌。

    只要斩了张颌,敌军必定胆寒!

    到时再冲杀,必大胜!

    “去死。”

    张绣跃马而出,疾驰向张颌,手里的虎头金枪刺出,直取他的面门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张颌是身经百战的勇将,一眼便看出张绣是有些实力的。虽然嘴上不饶人,心里还是很谨慎。眼瞅着虎头金枪刺来,他侧身躲过,挥刀斩向张绣的后背。这凌厉的一刀,灌注了张颌九成的力,张绣仓促抵挡,即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嘶嘶...

    张颌的战马是被袁熙强化过的,速度和爆发力都超强。

    铛!铛!

    张绣刚刚转身,张颌的战马就跑了过去,连续劈砍出两刀。

    张绣抵挡不及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怎么这么快?”张绣都不敢相信,他的西凉骏马是万中挑一,健硕无比,可在张颌的战马跟前,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。”

    张颌收势,大笑道:“鼠辈,你张颌爷爷的骑术,岂是你能比的?趁早投降,省得你血溅疆场,也脏了爷爷的宝刀。”

    “受死!”张绣不甘心被张颌打败,继续出招。

    “哼....冥顽不灵!”

    张颌已经完全能肯定自己比张绣强,加上有神马相助,更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铛铛铛...

    你来我往。

    打了整整十个回合。

    张绣凭着枪神童渊传授的百鸟朝凤枪,以自己诡异般的速度,频频偷袭张颌。却不想张颌借助胯下的战马,速度比他还快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突然间,张颌的长刀砍在张绣的背上,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啊...。”张绣忍着剧烈的疼痛,反手打出全力一击,逼退张颌。他赶紧驱马离开战圈,回到自己的军阵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鼠辈,跑什么啊?你不是北地枪王吗?”张颌出言讥讽。

    “你,你...。”

    张绣恼怒不已,却又不敢再接战。

    伤口的疼痛,令他浑身都在抽搐。

    “金刚,过去吓吓他。”袁熙一脸的戏谑之色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希希...

    金刚巨猿会意,骑着猛犸象上前,逼近张绣的军阵。

    本就受了重伤的张绣,见到金刚巨猿和猛犸象走来,加上敌情不明,张颌又实力强劲,他毫不犹豫的掉转马头,喝道:“撤,快撤...。”

    哒哒哒...

    六千余骑,疾驰而走。

    袁熙松了一口气,上前道:“张将军不愧是河北名将,如此轻易的便击败了北地枪王,必定扬威河北,令曹军胆寒。”

    张颌抱拳道:“这得多亏了公子给我的神马啊...。”

    说起神马。

    袁熙忍不住苦笑。他给张颌的那匹马,虽然称作是神马。但不过是被他强化的一匹老马。他现在麾下的任何一匹马,都比那老马强。

    张颌把神马当宝贝。

    袁熙却是有些看不过眼,道:“等回到河北,我把赤兔马送给你。那可是世间仅有的宝马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张颌既惊又喜。

    赤兔马可是天下第一神马,无论速度、爆发力和耐力,都远远超过普通的马。如果有赤兔马相助,他的实力一定能强过颜良和文丑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驰骋疆场的将领来说,一匹好的马,等同于第二条性命。

    张颌岂能不动心?

    但是一想,赤兔马是袁熙的坐骑,他怎么能要呢?

    张颌咬着牙的道:“不了不了...末将有这匹神马就足够。赤兔马还是留着公子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匹马而已,何足道哉?你尽管用便是。”在袁熙的眼里,赤兔马再强,也不过是一匹马。他分分钟就能买到史前巨兽。弄一头史前巨兽当坐骑,不是更拉风吗?

    再说了...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与袁谭、袁尚争位。虽然张颌已经明确表态,愿意给支持。但是保不齐袁绍传位于袁谭和袁尚,使张颌改变主意。现在给张颌好处,死死的拽住他,是非常必要的。

    “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张颌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击退了张绣,全军赶往白马津。

    数日后。

    白马津渡口。

    袁绍回到白马津的第二天就病倒了。脸色苍白、咳血不止。据当地的医者说,是受了风寒,又心结难解、焦虑过度,导致重病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官渡之战的失败,令袁绍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主公,曹操的使者到了,想与我们交换俘虏。还有徐州方面也传来消息,大公子袁谭的十四万青州军,击败了臧霸,已经进入徐州境内...。”

    沮授走到袁绍的卧榻前,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袁绍虚弱的都懒得睁眼,回道:“这些事情,都由熙儿去处理,不必再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沮授若有所思的离开。

    经过了官渡之战,袁熙的才智令袁绍看重,也令河北的文武们敬服。再看袁绍的态度,已然将袁熙当成了继承河北的世子。

    沮授素来刚正不阿,忠诚于袁绍,对袁绍的决定毅然支持。

    离开袁绍的营帐后。

    他去了左营,拜见袁熙。

    袁熙还在教风神翼龙说话,没想到沮授会前来拜访,赶紧出迎:“沮先生,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?快请里面坐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请。”

    沮授进帐后,找了个位置坐下,说道:“公子在官渡之战中,表现出众。等回到河北,一定会受到主公的重用。将来的成就,也是不可限量。卑职有几个问题想向公子请教,还望公子能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说哪里话,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。”袁熙不卑不亢的道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