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天命道尊 > 第955章 随心古传送阵
    在盯着身前的寒玉冰棺好一阵后,李傲天才慢慢压制住了心中复杂的情绪,强行恢复了镇定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口气,紧接着李傲天伸手,将寒玉冰棺的棺材盖推了开来。

    随着棺材盖被推开,李傲天终于又再次见到了王紫烟那张美艳而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虽然躺在冰棺之中已有多时,但王紫烟的脸色看上去依旧红润,仿若只是昏睡过去了的睡美人,依旧美艳动人。

    “烟儿...很抱歉,天龙城一战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,可我这还是第一次鼓起勇气来见你...”

    “呵呵,如果你还活着...肯定会笑话我吧,笑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傲天,居然还会怕见到你...也是,我以前可没有这么怂...”

    “其实...其实我原本是打算在寒曦那女人手上得到招魂凝神咒后,再来与你相见的,因为我觉得,这样对你来说,至少也算有个交待....”

    自外俯视着躺在冰棺内一动不动的王紫烟,李傲天自嘲般的解释道,随即轻轻地将王紫烟从冰棺内抱起搂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“烟儿,坦白说,这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...突然就想提前见你了,可能是因为我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躺在这也有将近两个多月了,肯定不知道星盟的水,远比咱们以前想象的要深得多,姜蠡那老酒鬼是藏锋的一把好手,连我都被他给骗了...”“以前在这海蓝星上,我谁也不放在眼里,也没有人能让我放在眼里,后来出现了巫门,对我来说,巫门倒也算个实力还算不错的对手,可我千算万算也没算到,星盟

    远比巫门更可怕!”“古魔宗...这个宗门你肯定没有听说过,但很久以前我跟他们交过手,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道宗门,他们行事心狠手辣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视人命更是如草芥一般,

    远比现在的巫门还要难对付,就连我也没有多少信心能对付他们。”“本来我是打算趁这次星盟和巫门决战后,双方两败俱伤,然后强行逼迫寒曦交出招魂凝神咒来救你的,可随着现在古魔宗行迹的突然显露,这其中的变数我是真没办

    法掌控了...”

    紧紧地抓着王紫烟冰凉的双手,李傲天面露苦涩的倾诉道,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在和一个死人说话。“唉,其实我也希望是自己杞人忧天想多了,因为也有可能姜蠡与古魔宗根本就没有关系,这一切全都只是我凭空臆想的罢了,若是这样的话,那我便有足够信心自寒

    曦手上得到招魂凝神咒了。”“当然了,姜蠡与古魔宗有关系的可能性也不小,毕竟他修炼了古魔宗的不传之秘古狱天魔经,另外,我一直都怀疑姜蠡掌控的星盟背后,有强大的隐藏势力支撑,如

    果姜蠡背后真是古魔宗的话,那这一切便全说得通了...”“如果海蓝星的一切,真是古魔宗在背后操纵,那我大概能猜到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了,若一切真如我所料想的一样,那此次星盟和巫门大决战的结果,肯定会出乎所有

    人的意料之外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考虑到变数太大,而且又有着很大的风险,所以我才纠结到底要不要在这个时候插手。”“一旦我插手,运气好的话,便能自寒曦的手上得到招魂凝神咒,要是运气不好,我死了倒也无所谓,反正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就怕我一死,你便再无复活的希望

    了。”

    “烟儿啊烟儿,要是你还活着该有多好啊,以你的聪明睿智,肯定能为我出谋划策,我也就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纠结了...”

    语气感慨的说着,李傲天突然伸手帮怀中的王紫烟捋了捋头发,双目眼神中充满了柔情。正当李傲天准备继续向王紫烟倾诉之际,突然,他脸色微微一变,紧接着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迅速将怀中的王紫烟抱回了寒玉冰棺,并且将冰棺收回进了乾机阴阳葫

    之中。

    李傲天这边才刚一收起寒玉冰棺,一蓝一白两道遁光,很快便自远处急速飞遁而来,最后落在了他的身前地面,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李傲玦和李傲雪兄妹两。

    “二哥,听说你明天就要对地魔宗出手了,这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刚一落地,李傲雪便冲到了李傲天身前情绪激动的问道,和她一起的李傲玦脸上,也同样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,是不败告诉你们的吧?”

    早就猜到李傲雪兄妹两是为了地魔宗的事情而来,李傲天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它说的,看样子是确有此事咯?”

    李傲雪再次确认道。

    “是有这回事,我准备明天便对地魔宗出手,但我只准备让不败和我一起行动,你和大哥若是想一起参加,我是肯定不会同意的!”

    已经猜到李傲雪接下来会说什么了,李傲天直接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我和雪儿也是李家的一份子,灭地魔宗报灭族大仇,我们两怎么能不参与呢!”

    一听李傲天不同意自己两人行动,李傲玦顿时阴沉着脸道。“就是啊二哥,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和大哥的修为不够强,怕我们遇险所以才不愿意我们两一起行动的,但我听不败说,明天星盟的大军会动身前往仙雾平原,到时候地

    魔宗的高阶修炼者,肯定也会大量同行,这样一来的话,地魔宗山门肯定守备空虚,我和大哥随你一起行动,肯定不会出事的!”

    和李傲玦一样,李傲雪也对李傲天的拒绝大感不满,她继续坚持道。“大哥,雪儿,我知道你们很想替家族报仇,但地魔宗毕竟是一个传承多年的魔道宗门,而且还有强大的护山大阵守护,你们两眼下连玄王境界的修为都还不到,若是

    跟着我和不败一起动手,肯定会有危险的,到时候我还得分心照顾你们!”“再说了,即便明天地魔宗的山门会守备空虚,可依阴衆那老魔头的性子,他肯定会留下一批门中精英镇守山门,这样一是为了守护山门安危,二是给他地魔宗留后路

    ,以防万一他们全军覆没,地魔宗还有人能继续传承。”“正因为我考虑到地魔宗留守山门的强者不会少,所以我才不允许你们跟我一起行动的,万一到时候出了状况,你们说我是该救你们呢,还是该继续找地魔宗报仇啊!

    ”

    见李傲玦和李傲雪如此执着,在家人面前一向很少动怒的李傲天,带着三分怒意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见李傲天动怒了,李傲玦和李傲雪纷纷沉默不再言语,但两人脸上依旧透露着坚持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事已至此,你们也就别再坚持了,正好你们也来了,有件更重要的事情我得跟你们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在不败口中你们也都听说了,明天我在解决了地魔宗后,便会直接去仙雾平原,这一去生死难料,所以我决定在去仙雾平原之前,咱们应该暂时分开。”

    知道李傲玦兄妹两心中不痛快,李傲天刻意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生死难料是什么意思,不败说你们这次去仙雾平原,只是去看热闹的,怎么会有性命危险呢?”

    一听涉及到了李傲天的生死,李傲雪当即脸色大变,李傲玦也同样如此。“看热闹只是我的玩笑之言,也不知道不败有没有告诉你们,我道侣王紫烟受巫门束心禁反噬而亡,虽然她体内还残存有一丝微弱的本命元神,可其实和真正的死亡,

    并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巫门有一种名叫招魂凝神咒的秘术,能让烟儿重聚元神复活,我此行前来‘看热闹’的真正目的,就是为了自巫门圣女寒曦手上得到这门秘术。”

    李傲天仔细的向李傲雪两人解释道。“嫂子的事我们知道,因为怕你伤心,所以这些天我和大哥一直没敢在你面前提起,二哥,你要复活嫂子我和大哥是一百个支持的,但你也没必要因此让咱们兄妹三个

    分开啊!”

    李傲雪有些想不明白道。“就是啊,王紫烟既然是你道侣,那便是雪儿的嫂子我的弟妹,别说眼下有办法复活她了,就是没有办法,我们想也要想出办法来,可这和咱们兄妹分不分开有什么关

    系呢?”

    李傲玦也跟着开口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是没有什么关系的,但眼下出现了一个新的情况,这一切便有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是自家兄妹,我也就不满你们了,其实一开始我是打算趁星盟和巫门决战两败俱伤,然后再现身逼迫寒曦交出招魂凝神咒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就在不久前,我发现星盟远没有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,若我所猜不错,在他们的背后,隐藏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势力,而这股势力所针对的,就是巫门。”“其实在很早以前,我便怀疑星盟留有后手了,可我是真没想到他们的隐藏势力会如此强大,这次星盟和巫门的决战,很有可能根本就不会两败俱伤,而是星盟单方面

    力挫巫门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事态朝我所料想的这样发展,那么我要想坐收渔翁之利夺取招魂凝神咒,便困难万分了,因为我要面对的不单单是巫门,还有星盟和它背后的强大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考虑到此行危机重重,所以我不想让你们两随我一同前往冒险,我决定了,等明天铲除地魔宗后,我便通过地魔宗的远距离传送阵送你们去魔剑宗。”“魔剑宗是我所创立的宗门,眼下更是大陆西北部第一大宗门,我的心腹之人也都在那里,你们去了后肯定要比跟在我身边安全,即便到时候我真出事了,我李家也还

    有你们两,不至于断绝血脉传承!”

    李傲天面露深情的冲着李傲雪两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同意,咱们是亲兄妹,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,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冒险的!”“二哥,我和大哥的修为是不够强,跟你去了仙雾平原后,可能确实帮不上什么忙,但我觉得有事咱们兄妹应该一起承担,正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所说的魔剑宗现在是安全,可那都是因为有你在,不论是星盟还是巫门,都不敢轻易对魔剑宗出手,一旦你不在了,你觉得魔剑宗还会安全吗?”

    对李傲天的决定,李傲雪强言反对道,一副根本就没有商量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能想到这么多,我很高兴,因为这证明你长大了,学会从多个方面考虑事情了,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和我分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感情用事,你自己也说了,一旦我出事,不论是魔剑宗还是你们两,都不会有好日子过,既然如此,那咱们就更得早做准备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看,你们若是跟着我,到时候要死就全死在一起了,这岂不是很可惜嘛,连个替我报仇的人都没有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你想过咱们的父亲没有,家族的覆灭,这对父亲而言本就是沉痛的打击,如果再让他知道我们三个全都陨落的消息,他能承受得住嘛!”

    伸手按住了李傲雪的双肩,李傲天语重心长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可是...可是我真不想让你只身犯险啊!”

    在李傲天的劝慰下,李傲雪心中似乎产生了一丝犹豫,她还是放心不下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雪儿,就依傲天所言吧,其实咱们跟在他身边,对他而言就是一种负担,这样对他在与敌交战之中,可是极为不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理解傲天,对他来说,为救道侣而只身犯险,这是他义无反顾的责任,但他又不希望带着自己的兄妹一起去犯险,所以他心中很纠结也很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既然担心他为了他好,就应该遵从他的意愿为他减轻负担,等明天覆灭了地魔宗后,咱们便离开!”

    见李傲雪依旧犹豫不决,李傲玦在迟疑了一下后,十分果断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大哥理解我,谢谢!”

    能得到李傲玦的理解,李傲天十分高兴,他笑着称谢道。

    “谢什么,我们应该跟你说对不起,在这种本应该兄弟齐心协力上阵的情况下,我们非但帮不上你的忙,还让你费这么多心,我这个做大哥的心中有愧啊。”

    李傲玦唉声长叹道。“什么愧不愧的,兄弟之间说这些作甚,你们放心,若大战过后我还能活着,肯定第一时间赶回魔剑宗去见你们,若是我回不去了...你们一定要找到父亲并且照顾好他,

    就说我李傲天对不起他...对不起李家了!”

    李傲天意味深长的交待道。

    “二哥!我不准你说这种丧气话,你是谁,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傲天,是我海蓝星万载罕见的修炼奇才啊!”

    李傲雪双目泛红的大声鼓舞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怎么尽说丧气话了,好,不说这个,趁着现在还有点时间,跟我说说你们最近的修炼情况吧,看我能不能帮你们指点指点。”

    安慰式的拍了拍李傲雪的肩膀,李傲天笑着转移话题道....

    时间一晃便到了第二天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地魔宗内驻扎的百万修炼者大军,在各方势力为首者的带领下,齐齐来到了地魔宗山门禁地的魔渊谷之外。

    魔渊谷,这是一个四面环山的中小型山谷,因背靠地魔宗主峰魔渊峰,由此而得名。一个占地并不大的魔渊谷,之所以能被列入地魔宗禁地,这并不是因为它的修炼环境有多么好,也不是因为谷内蕴藏有什么天材地宝,而是因为在谷内有一座古传送

    阵。

    和一般的定向与随机传送阵不同,魔渊谷内的传送阵,是一座古老的远距离随心传送阵。所谓随心传送阵,意思便是指可以任凭传送者的心意而进行传送,也就是说,通过这座古传送阵,可以传送至海蓝星上的任意一个地方,当然了,前提是必须得有足

    够的能量作为支撑才行。

    “九黎,飞花还没找到吗?”

    魔渊谷内一角,阴衆和地魔宗宗主阴九黎独处,阴衆突然冷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已经派人找遍了整个山门,可就是没有小师妹的踪迹,我猜她要不是出事了,就是偷偷离开山门了!”面对阴衆的责问,阴九黎脸色难看的回道......